採访手

作者:abc_zt
2018年/7月/30日发表

  N市的看守所在郊外,作爲一名都市报记者,主编今天的任务是让我去看守
所採访一个犯人。大概是警察内宣部门提供的素材,主编说这个犯人的经历很有
看点,都市报都是小市民看,小市民最喜欢猎奇,因此让我去挖挖素材,进行一
次现场对话。至于有什麽看点,主编没说,只说让我自己挖掘。带着好奇心,我
一早就驾车来到了N市看守所。
  走进高高的围墙,我被看守所宣传科带进了会面室,会面室的中间放着一把
椅子,与其说是椅子,不如说是个笼子,就是审讯犯人的那种椅子。这个椅子当
然是采访对象的。我坐到这把椅子对面的一张凳子上,等着狱警去把今天的采访
对象从牢中提来。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白黑条纹监狱服的人在一个警察的押送下
走了进来。这个人个子大概180,略微显得魁梧,在狱中的原因,胡子、头发
都有点长了。
  「请坐吧,我是N市都市报李记者。」我站起身,指了指那把椅子。
  他没有说话,狱警打开了椅子前的桌面,把他嵌进了那个笼子式的椅子,还
不忘将手铐一并锁在了椅子扶手上。「李记者,宣传科同志让我们在门口等候,
您有事就喊我们。」狱警说完就走了。
  我再次打量眼前的这个人,低垂着头,双手紧握,默不作声。「我这次来是
想对你的案子进行一次采访,也算是一次普法警示教育,不必紧张,希望你可以
配合。」我拿出了录音笔和採访本。
  他慢慢擡起头,透过额前低垂的头发,看了看我,又低了头。
  「你放心,报道不说人名,也不说细节,就是一次採访。所以我想先听听你
爲什麽事情到了这裏?」我说到。
  他仍然低着头,过了会儿,他又擡起头,「有烟吗?」他说到。
  我给了他一支烟,爲他点上,因爲手被拷着,他艰难的把头凑近手,吸了一
口。「我到这儿来是罪有应得。」他吐出了一口烟。
  「恩。」我没有打断他,他也没有看我,而是盯着眼前四散的烟气,自言自
语。
  「李记者,你相信世界上有一种男人喜欢看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吗?」
  他问到,却没有让我回答的意思。
  「恩,也许有吧。」我说。
  「有的,我就是。」他又吸了一口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常常幻
想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他继续自顾自说着。
  「什麽时候开始的?」我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打断了他。
  「不知道,也许是和老婆在一起时间长了,没有新鲜感了,那事淡了。」
  「所以你老婆出轨了?」我问到。
  「没有,我倒希望她出轨,但是我老婆是个良家女人,很贤惠,也很保守,
她是个好女人。」他说到最后一句,又低下了头。
  我没有说话,他继续沈默。我知道採访对像,特别是这样的採访对像都是需
要整理自己混乱的思路,所以我也继续沉默,看着他。
  过来一会,他又深吸了口烟,像找到了思路。「我也想过怂恿她出轨,或者
说找其他男人,但是都不可能,而我自己的淫妻情节却越来越重。」
  「淫妻?」我在笔记本上顿了顿,这个词倒是听过,但是眼前一个大活人说
出这个词,还是令人诧异。
  「很多男人都有这个情节,只不过大多停留在想象罢了。」他继续说,「可
是我像着了魔,每天晚上看着老婆睡在身边,脑海中就想象着别的男人操她的画
面。一开始,我会偷偷的拍老婆的裸照,趁着她洗澡、换衣服、睡觉的机会,拍
下她的裸照,发到一些论坛和聊天群。看着网友对她身体的评论,热血沸腾。」
  他狠狠的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可是很快,我就没有办法满足这种意淫的方式,偷拍毕竟看不清楚,也没
有真实的感觉,我慢慢开始计划着真的实施找男人来操老婆了。」他说完又沈默
了。
  「你做了什麽?」我继续问到。
  「想找男人来操老婆谈何容易,老婆根本不会接受,知道就完了。但是我却
着了魔。有一天晚上,我听着老婆睡着后均匀的呼吸声,脑海中继续浮现着各种
画面,都是别的男人操老婆的画面。忽然,我想起来看的很多论坛和帖子,想到
了下药迷晕老婆,再找男人来。」他继续说道,「有了这个想法,心就像被蚂蚁
爬过,心痒难耐。」
  「所以你对你老婆实施了迷奸?」我诧异的问到。
  「对,但没有那麽容易。根本找不到药,被骗了很多次。但后来,还是被我
弄到了。2年前,我第一次下药,是混在老婆吃的胶囊裏面。我爲了方便,早就
开始培养老婆睡前吃胶囊的习惯,就是那种养顔胶囊。老婆当时很开心,吃了确
实有效果,却不知道那是我设计好的陷阱。」他继续说着,「我把胶囊裏的要换
掉,看着她睡前吃了下去。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那种激动现在想来都还在。我试了试,老婆睡得很死,药有效果。我迫不
及待的扒掉了老婆的睡衣,脱下她最后的内裤时,我一阵眩晕,那种激动比结婚
洞房时强烈的多。我打开卧室所有的灯,老婆的肉体就这样赤裸裸的在我面前。
  这是一个任我玩弄的肉体。老婆的38D奶子和馒头逼都是那麽诱人。我疯
狂的亲着,老婆很保守,从来不让我亲她的逼,这次我亲了够,嘴上糊了满了的
骚水。」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我没有打断,尽管有些词很黄很暴力。
  「我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几乎把相机存储卡都塞满了。老婆的全身裸照,
逼的特写,甚至脸部的特写都拍了。我迫不及待的把其中的照片发到了论坛,结
果一天之内,我就收到了40多个加我好友,天南海北的都有。之后,我每天就
沈浸在网友对老婆的评头论足中,很多人都提出要来操我老婆,但我都没敢答应。」
  「爲什麽不敢?」我问到。「不信任吧,太陌生,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他
悠悠的说到,「但最后还是没忍住。」
  「没过几个月,我就和N市周边的几个网友熟悉了。在他们的怂恿下,我还
带着老婆和他们吃过饭,老婆不知道这些人都看过她的裸体,对她的身体和我一
样熟悉。他们嘴上喊着嫂子,在群裏却和我说,你家婊子真不错。我没有生气,
反而越发刺激。终于,没过多久,我就和几个网友定下了计划。」
  「怎麽实施的?」我下腹一阵骚动。
  「几个网友和老婆熟悉后,我就说朋友要来家吃饭。老婆没有怀疑,还烧了
饭,我们準备了啤酒,把药放在了啤酒裏面。吃的晚饭,这样顺理成章。」他说
到,「那晚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一下就来了四个人,老婆的第一次就是轮奸。
  老婆是当场倒在饭桌上,一个网友扛着她就进了卧室,其他几个人立刻跟了
进去。
  等我进去时候,看到的一幕终身难忘,四个裸体男人围着裸体的老婆,一个
在把鸡巴往老婆嘴裏送,两个人一边一个在吸老婆奶,还有一个已经迫不及待擡
起老婆腿,把鸡巴已经抵到逼口了。那一晚就是疯狂,疯狂的轮奸,除了我,每
个人最后都已经射不出什麽了。」
  「你不担心可能会染病?」我问到。
  「李记者,你要是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什麽都不会在意,只有原始的欲望。
  没有套,都是内射,那些人走后,我光清洁就花了一个多小时。擦掉了一卷
卫生纸,可还是不断有精液从老婆的逼裏流出来。」
  「第二天老婆醒来,什麽都不记得,只说下面隐隐疼,我拿了準备好的紧急
避孕药,骗她是解酒药吃下,这次轮奸计划就结束了。可是,这才是刚刚开始。
  我拍了大量的图片和视频,发到网上后更多的人加了我的好友,我被称爲大
神,不断有网友提出要来操老婆。这种事情,食髓知味,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
次、第三次。就越来越多。」他说着攥紧了拳头。
  「这种事情有多少次?」我问。
  「早已记不得了,很多吧。外地的来N市操过我老婆,我也以旅游爲名,带
老婆去过好几个网友的城市,在宾馆裏看着他们轮奸老婆。有一次,一个网友安
排在一个郊区的度假村,晚上老婆迷后,被几个人擡到露天,就这麽在野外轮,
老婆第二天说晚上睡觉被蚊子叮了好多包,却不知道自己被野战了。」他自嘲的
笑了,「每次轮奸,我都会把最后流着精液的逼和老婆的露脸照拍下来,这后来
也成了证据。越发这些照片,论坛群友就越多,老婆被轮的次数就越来越多。」
  「那怎麽被发现的?」我记录着。
  「后来轮奸也不能满足了,在几个网友的怂恿下,我决定让老婆怀个野种。
  那次轮奸后,我没有让老婆吃药,一月后老婆怀孕了。」
  「这你也能接受?」我被惊到了。
  「被欲望沖昏了头吧,想想自己的老婆被人搞大肚子,她自己不知道,甚至
谁的种都不知道,刺激啊。」他用手指弹了弹椅子,「那次怀孕来了6个人,每
个人都要精尽人亡,我準备了红牛咖啡和伟哥,那6个人几乎搞了一夜,不像之
前还有顔射什麽,那次一滴没漏,全射老婆逼裏,那个量大的,我们擡起老婆腿,
在屁股下垫枕头都不能阻止精液从逼裏流出来,最后是一个力气大的网友把老婆
倒着抱起来才行。后来月经没来,去医院查了说怀孕了。」
  「老婆没有怀疑,以爲是我的种,天天忙着怀胎。而我看着老婆肚子一天天
大起来,却又刺激无比。那天的6个人组了一个群,天天看我老婆肚子大的样子。
  怀孕中,我还迷了一次,一群喜欢搞孕妇的网友操了老婆。后来实在怕出危
险,没有搞第二次。老婆后来生下一个女孩,那6个网友还组团去看了老婆,毕
竟不知道是谁的种。刚出月子没多久,我就迫不及待的迷上了,结果就出事了。」
  「恩,」我点点头。
  「我没想到老婆是哺乳期,轮奸就在老婆床上,小孩夜裏醒来,要喝奶,我
们没怎麽想,就想着赶快安抚小孩,这边操着逼,那边就把小孩凑到老婆乳头上
吸。老婆的乳头还有其他男人的口水。结果迷药经过乳汁进了小孩体内,小孩很
脆弱,居然一下就昏死过去。我们都没注意,结果等发现已经晚了。那几个网友
吓得立刻跑了。我只能呆呆的坐着,头脑乱极了。第二天,老婆醒来,发现孩子
没了,疯了跑到医院,化验出来孩子是安眠药中毒,老婆自己乳汁有安眠药成分。
  就这样,老婆报了警,警察从我的移动硬盘裏面发现了所有的照片和视频。」
他攥紧了拳头,低着头,好像要缩进椅子裏面,「老婆和我离了婚,她说是我们
杀了孩子。她还不知道孩子也不是我的。」
  「后来判了?」我问到。
  「判了,强奸罪。十年。」他歎了口气,「这都是我的罪。」
  2个小时的访谈就这样结束了,他被狱警带走了,拖着脚镣的哐当哐当声音。
  那扇高墙的铁门在我身后慢慢的关上,我坐进车裏,整理了一下这次采访记
录。「叮叮,」手机响了,「李哥,今晚我们一起再尝尝嫂子的滋味,药搞到了,
哈哈。」
  我的小腹一阵升腾,看了一眼眼前的高墙和手边的笔记本,「呵呵,下次吧,
你嫂子今天不在。」我回了过去。

                (完)

新老司机一起开车,秋名山上等你一起飙车,本站提供国产精品内容,免费在线视频,百台高速服务器鼎力支持,稳定有效,更新及时!!!

收起公告